松弥

奶油光滑表面上的一个洞
weibo@溶于懒

我来丢人了

我能找到这一生所真正热爱的东西吗

美总是给人以悲伤,因为脱离尘世而脆弱易碎,也因为过于诱惑却不可被拥有。

—— Hourglass


失眠的状态就像一块磁石。

风扇转动时发出的嘶嘶声,手机呼吸灯在沉沉黑暗里闪烁的光,远处午夜飙车党摩托的轰鸣,窗帘被风吹开一条缝时的影影绰绰。牙齿顶在下唇和舌尖带来的压迫感,闭眼太久后眼球的干涩,发丝压在侧脸与枕巾之间的不适感,皮肤某处突然的瘙痒,硌在床板上的骨骼的隐痛,肠胃坚持工作于是自顾自地响起的咕噜声。

所有在睡眠良好迅速入睡的夜晚都不会注意到的一切,一切恼人的碎屑,被这块磁石吸紧聚拢,如一把重锤,咚、咚、咚地敲,像过于引人注意的心跳。

它也吸引过往的回忆,吸引无法排解的懊悔与惆怅,吸引那些在日光下无法存活的感悟。他想起一些旧事,并因此产生了一些沉重的思索,接着感到呼吸有些...

—— someday

《论写作》

职业文人病在“自我表现”表现得过度,以至于无病呻吟。


生命即是麻烦,怕麻烦,不如死了好。麻烦刚刚完了,人也完了。


《爱》

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,于千万年之中,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,刚巧赶上了,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,惟有轻轻的(地)问一声:“噢,你也在这里吗?”


《有女同车》

电车上的女人使我悲怆。女人……女人一辈子讲的是男人,念的是男人,怨的是男人,永远永远。


《走!走到楼上去》

我还记得,第一次看见香港的海的时候,联想到明信片上一抹色的死蓝的海。后来在一本英文书上看见同样的譬喻,...

—— 614

《烬余录》


人生的所谓“生趣”全在那些不相干的事。


到底仗打完了。乍一停,很有一点弄不惯,和平反而使人心乱,像喝醉酒似的。看见青天上的飞机,知道我们尽管仰着脸欣赏它而不至于有炸弹落在头上,单为这一点便觉得它很可爱。冬天的树,凄迷稀薄像淡黄的云;自来水管子流出来的清水,电灯光,街头的热闹,这些又是我们的了。第一,时间又是我们的了——白天,黑夜,一年四季——我们暂时可以活下去了,怎不叫人欢喜得发疯呢?


痛苦到了极点,面部表情反倒近于狂喜……


一面在画,一面我就知道不久我会失去那点能力。从那里我得到了教训——老教训:想做什么,立刻去做,都许...

明天就考了。
紧张。

加油吧。

—— 。

毕业前最后一天正式的上课
最后两节语文课
看了【死亡诗社】
到现在还没缓过劲
一直想哭

我一点都不怀念这个学校
但是我怀念自己在这里度过的三年
人的一生有很多只能体会一次的东西
我舍不得
也很懊悔
到现在依然不知道自己真正追求的是什么
也不知道自己这三年收获了什么
迷茫又恐慌


Neil的死让我觉得就像自己的一个同学死去了一样
难受
最难受的是 明明以现在的角度来看他可以有很多别的方式追求梦想 但在那个时间那个环境那个状况下偏偏只有绝望可供选择
他体会过了主宰自己的快乐与梦想的甜美之后 要怎么接受再次回到阴暗封闭的世界 接受一成不变的未来呢

庆幸我生活在一个允许我自己选择的家庭
遇见了接受反抗包容异见的 真正在意我们...

用网页版回来看看


今天作业大概要写到一点……继续吧


6月见

【虽然这边也没人可见【。】

暂别lof

返回顶部
©松弥 | Powered by LOFTER